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蔡敬聪的博客

创业问题研究与解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广东省职业经理人协会会长,全国职业经理人协会联盟2009年轮值主席。广东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在职MBA客座教授,主讲《创业管理》课程,已出版《创业怎么办》、《创业不败》、《第一次做主管》、《餐饮业经营管理实用图表》四本专著,十多年来,一直专注于创业问题研究与解决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孙正义的第一桶金  

2012-03-22 16:17:15|  分类: 赢家策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从伯克利校园缓缓走上斜坡,有一座树木环抱的小山,常常作为学生竞走比赛的赛道,而宇宙科学研究所也设在这里。

 

“打搅了。”身穿灯芯绒西装夹克、打着领带的青年神情紧张地敲了敲研究室的门。莫泽尔博士双手飞快地敲着键盘,回头冲着门口喊了声:“请进。”虽然没有事先预约,性格爽快的莫泽尔博士仍示意学生进来。

 

这位英文名叫Jung的学生介绍了自己的发明——语音电子翻译机,他英语流利,满怀激情地说想首先研制出可以翻译九国语言的翻译机,然后再加上语音合成功能。他就是孙正义。

 

“就这个创意本身来说,没有什么让人耳目一新的地方。但是,他说想把翻译机卖给机场、地铁入口处这些地方,这个想法倒是很特别。”

 

莫泽尔博士当时48岁,已是世界级权威,聆听着这名学生的宏伟计划,对孙正义的异想天开也是惊讶不已。

 

“你的想法很难得,但是……”莫泽尔原本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。孙正义的额头已是大汗淋漓,领带因为戴不习惯也被捏在了手里,但他仍不放弃说明:“我想采用教授您的语音合成系统,所以需要您的帮助。”

 

眼前的少年虽然一窍不通,但是饱含热情,世界知名的学者决定在他的身上赌上一次。倘若孙正义那时找的人不是莫泽尔博士,那么他的人生也许会有很大的改变。

 

搞定左膀右臂

 

奥克兰是与伯克利相邻的中小城市。从旧金山到奥克兰,坐高铁只需10分钟。奥克兰有座人气颇高的冰淇淋店,名字却极其平凡,叫“冰淇淋玛丽”。这里是年轻人的休闲场所,周末会营业到深夜1点。

 

陆弘亮是在伯克利念书的穷学生,他从洗盘子干起,当时已经做到夜班经理。

 

“那客人简直是无理取闹……”年轻的白人服务生跑到陆弘亮身边,哭丧着脸向这位经理诉苦。“那客人说,如果做不出自己想要的味道,他就不付钱。”

 

陆弘亮身高187厘米,身强体壮。有顾客对本店的冰淇淋有所不满,他怎能坐视不理?“那是怎样的人?”“说着日语,像是日本人……”

 

听到日语,陆顿时兴趣大增。他在大学里没遇上过日本人,而奥克兰会有这么说话的日本人吗?出于本店经理的尊严,陆也深信,无论多么无理的要求他都能立马摆平。

 

那位年轻的顾客,一看就长着东方人的面孔。所谓的要求就是:“希望能做出稠稠的奶昔。”“明白了,我会做出您所期待的奶昔。倘若不合口味,那不付钱也没关系,只是从今往后也谢绝大驾光临了。”

 

按照要求,陆小心翼翼地做出了奶昔。顾客把冰淇淋送到嘴边,陆也是目不转睛,连对方脸上细微的变化都看在眼里。人高马大、打着领带、系着围裙的陆弯下腰,用日语毕恭毕敬地问道:“您觉得味道如何?”

 

“哎呀,很好吃呢。”那人——孙正义微微笑道,坐在身旁的女友优美则报以歉意的笑容。

 

陆后来成为孙正义的商业合作伙伴,这是两人的初次相识,自那以后,两人的友情一直维持至今。

 

陆弘亮1954年11月3日生于台北,高中时曾是名噪一时的快速球投手。如今他是UTStarcom(UT斯达康)的董事长。对陆来说,会说日语的人具有特殊的意义。他的母亲是在日本出生的华侨,陆虽然生于台湾,但六岁的时候就随着父母到了日本,所以,他的日语和中文一样流利。在东京都立城南高校毕业后,他通过旧金山的亲戚来到美国、进入名校伯克利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,可以说也是一位来美国寻梦的青年。

 

但是到了美国之后,英语就成了短板,为此,陆痛下苦功,再也不说一句日语。何况进了伯克利大学后就没遇上过日本人。直到在打工的冰淇淋店和孙正义相遇,他还是赴美之后第一次说日语。

 

几个月后,伯克利校园。一个人背着包、穿着橡胶凉鞋,一边看书一边穿过人群。陆不由得喊道:“咦?是你……”“啊,你是冰淇淋店的经理?”几句日语交流下来,陆得知自己比孙正义高了两届。从那以后,孙正义常常带着女友优美光顾陆的冰淇淋店。

 

1977年年末,孙正义来到冰淇淋店问陆说:“想不想和我一起干?”“你说什么?”“我有个不错的想法,我想创业。”“啊?”陆怀疑自己听错了。他一直半工半读,挣点学费和生活费,只想毕业的时候应聘一家一流企业。伯克利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可谓全美第一,毕业生不愁找不到工作。

 

陆没有马上回答,倒不如说,他不敢相信孙正义会说出这样荒谬至极的话来。但是孙正义的话语不比寻常,具有打动人心的魔力,而且一听就知道他志向远大。

 

但是,孙正义比自己小,而且还在念书。“不想做他的手下,这样可不好啊。”陆有些迷惘,孙正义说的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“这人不是在说谎吧?”

 

几次听下来,陆渐渐改变了主意,此前的想法也来了个180度大转弯。他对孙正义的热情以及新奇的创想大有兴趣,反正就算上当受骗也可以从头再来。最重要的是,陆和孙正义有两年之差,他即将毕业。

 

第一家公司,栽在了意想不到的地方

 

孙正义有生以来成立的第一家公司名叫M Speech System Inc,M是弗里斯特·莫泽尔博士的首字母。莫泽尔博士和陆弘亮自不必说,参加这个项目的其他人也都比孙正义年长。

 

以世界语音合成领域的权威莫泽尔博士为中心,孙正义组建起项目团队,着手开始研制具备语音合成功能的电子翻译机。

 

孙正义想干一番大事业,通过创造发明申请专利,从而获得资金。陆被孙正义滔滔不绝描述的梦想所吸引。孙正义给他开的待遇是年薪2万美元,基本上就是当时应届毕业生第一份工作的待遇。“话说回来,你付得起钱吗?”孙正义满面笑容,昂首挺胸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

第一次团队会议,孙正义是借用位于奥克兰惠特莫尔大街的公寓召开的。他就像绘画似的勾画着公司的结构图,然后用日语写下陆的职位——“杂务”。

 

“什么是杂务?”陆问道。“就是什么活都要你干。”孙正义不假思索地答道。

 

陆只是听孙正义描述了宏伟计划,而且孙正义要他构思三年后的计划,想不到孙正义会有这样的要求,但陆做什么事都很认真,于是他全力以赴地思考三年后的计划。陆回忆当时的情景,苦笑着说:“我可是拼命去想三年后的计划,毕竟这是工作嘛。只是,内容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。”

 

这应该就是把握未来的首次尝试。从那天开始,陆开始去孙正义住的公寓。渐渐地,他也开始不安起来:孙正义真的付得起月薪吗?

 

孙正义开始神出鬼没了。大学上课自不必说,趁着学习的间歇,他与莫泽尔博士碰头、马不停蹄地和团队成员开会。在他的行动以及热情的驱使下,项目逐渐发展起来。

 

如果不能和孙正义碰头,身为“杂务”的陆也没法跟上项目的进度。于是某一天,他在不经意间向孙正义建议说把自己的家作为办公室。

 

那时,陆半工半读,省吃俭用,在奥克兰的蒂尤利普大街买了一套别墅,首付8000美元。他把闲置的房间出租,租金用来还贷,而起居室就作为公司的办公室。

 

第一次发工资的时候,孙正义给陆的不是现金,而是一张1800美元的支票。但是,竟然被拒付了。在美国,把支票拿到银行,如果账户金额不足时银行会拒绝兑现,这就是拒付。明知不能兑现还开出支票,孙正义不是这样的人,这与其说是陆对孙正义的了解,倒不如说是他对此深信不疑。

 

然而,第二次发工资的时候,依然是拒付。陆不由苦笑。孙正义四处奔走的身影浮现在眼前,恐怕连他自己也没去留意户头还有多少余额吧?他对孙正义重新萌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敬畏之心。而且,从那以后孙正义也再没有拖欠过工资。

 

孙正义对小数字并不在意,所以有的时候账户没钱而发不出工资。那时,他虽然很善于把握大数字,但并没有把小钱放在眼里,在他看来1800美元和180美元没什么两样。

 

这种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直到今天也没有改变多少。他原本就没有随身携带钱包的习惯,有的时候还是身无分文地走出家门,在大街上闲庭信步。

 

当时,带语音合成功能的电子翻译机尚未完成。把语音合成器作为单体零件,首先获得在日本的独家销售权,由此孙正义迈出了实践的第一步。只要导入语音合成,比如说在客人出入时响起“欢迎光临”、“多谢光顾”的声音,有助于增强客户的信任感,提升商店的档次。而且,也没必要像以往那样一个个切换磁带声音了。

 

莫泽尔博士和签订许可的National Semiconduct公司一交流,没想到马上就获得了销售许可。

 

在旧金山,有一条日本移民会聚而成的日本人街。陆冲进日本人街,把资料翻译成日语后发往各大日企:“现有语音合成器装有芯片(集成回路),是否可以和我们签约,一手交钱,一手交芯片?”

 

回音很快传来,二三十家大型制造厂纷纷前来咨询,从200美元到300美元的芯片都有,一时间供不应求。反响远远超过预期,孙正义也是心情大好。“我要去日本。”不要犹豫不决,想到立马去做,这是他一贯的准则。虽然刚开始有些磕磕绊绊,M Speech System Inc还是飞快地运转起来。

 

但是新的考验很快接踵而来,而且还是栽在了意想不到的地方。National Semiconduct后悔把销售权转给孙正义了,他们发出通告说:“没有本公司下属日本企业National Semiconduct Japan的许可,不得进行销售。”

 

这招真是阴险毒辣,摆明就是要封杀孙正义等人的行动。

 

孙正义对商界还很陌生,对签合同并不了解,所以给对手钻了空子。虽然孙正义向National Semiconduct Japan强调了签约的合法性,双方依然各执一词。孙正义尽管获得了独家销售权,但实际并没有正式签约。最终双方仍然无法达成共识,孙正义以严厉的口吻说道:“随他们去吧。”

 

语音合成器的销售就此终止,孙正义重新认识到了签约的重要性。如此一来,完成语音电子翻译机就变得迫在眉睫了。

 

第一桶金

 

遭受了挫折之后,有人会就此收手,也有人并不放弃。此时,孙正义决定在语音电子翻译机上搏一下。经莫泽尔博士大力推荐,加之对孙正义的创意颇有兴趣,切克·卡尔森也加入到项目团队中来。

 

切克也是UC伯克利分校的教授,在阿波罗飞船首次搭载微型计算机的时候,他就参与该项目并设计硬件。在了解了孙正义的创意后,他用了4个月的时间开发出硬件。那时的语音合成器还很庞大,搬运十分不便。孙正义的基本设想是,把它改成小巧便携的式样,而且可以在机场等许多地方使用。“这一点很特别,Jung(孙正义)确实很擅长销售。”

 

切克亲自设计硬件,软件则由弗兰克·哈维负责。在切克完成工作、退出项目组后,孙正义还常常去他家拜访。切克走后,技术员亨利·希特达克斯接手他的工作。亨利当时每小时可挣50美元,对于孙正义今日的成功,他也是又惊又喜。

 

1978年9月23日正午,孙正义驾驶着半新不旧的保时捷914急急奔赴宇宙科学研究所。他找到莫泽尔博士,莫泽尔博士则笑容柔和,指了指隔壁的房间,切克在那里专心致志地组装着机器。“一切顺利,机器能动。”切克按了下试验机黑色机箱的按键。

 

“Good Morning。”首先液晶屏显示的是英语,然后按下“翻译”键,画面从英语切换到德语。“Guten Morgen。”机器发出了德语的声音。孙正义一跃而起:“太棒了!”他拍了拍切克的肩膀,这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。

 

然而,应该是另一件事更有理由让这一天成为纪念日。孙正义高声宣布,他要和优美举行婚礼。

 

把试验机包好,从九州直奔东京,孙正义的手也是不住地颤抖。他对自己深信不疑。

 

孙正义发明的是世界上第一台语音电子翻译机,它能进行日语和英语的双向翻译。虽然还不能制成商品,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崭新的发明。但是,孙正义的试验机是否实用还不得而知。为了保证实用,这就要求对方企业首先必须具备使机器更小、更轻、更廉价的技术。

 

当时在电子计算器领域,夏普和卡西欧的技术要优于索尼和松下。他的首选是夏普。夏普是日本最早研发电子计算器的企业,也是电子技术的先驱。但是问题也来了,他真能说服夏普吗?

 

孙正义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谈判哲学,然而,和大企业交涉、让对方认可自己的发明,需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。对孙正义来说这毕竟是头一回,他难免也有些忐忑不安。

 

他素来行事大胆,但也极其细心。对方一下子会问些什么问题?如果从一开始就没什么要问的,那又该怎么回绝?这些都需要考虑周全、研究对策,结果他只是稍微热了下身就直接上阵了。

 

前两个公司反应差不多:“如果样子再好看一点,或许还能考虑一下吧。”虽然早有思想准备,但事到如今连孙正义也有些气馁。

 

第三家是孙正义印象很好的企业,结果对方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,他大失所望,也记住了那一丝轻蔑。

 

第四家是佳能,在看到以莫泽尔博士为中心的团队成员后他们表示了信任,而在看了试验机后更是兴趣大增。

 

再下一家就是两大目标之一的卡西欧。接待孙正义的课长和课长代理否决了他的发明。孙正义迅速克制住了自己,绝不能在这里怒不可遏,不管身处怎样的困境,生气只会一无所得。但是,那时的孙正义也不得不品尝失望的苦涩。事后他向朋友感叹说:“真没想到,那可是卡西欧啊。课长态度相当冷淡,把我的东西批得一文不值。”从那以后,他再没去过卡西欧。

 

第二天,孙正义来到了位于大阪阿倍野区的夏普机器事业部。几名员工找来了部长,部长说了句:“如果能做成产品的话,还是可行的吧。”

 

真是一语中的,孙正义一时无言以对。能不能做成产品,现在还是个未知数。正因为这样,他现在才会探索实现的可能性。不过,毕竟不像其他公司那样轻易否决。

 

孙正义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。他还是一名在校学生,逃了课跑到日本,不知不觉间学分已经落下,之前的努力也都一无所获。来到日本是在和时间赛跑,当然这点他是不能向对方明说的。

 

接下来孙正义的行动很符合他的风格,这也是他日后管理哲学的核心思想。“射人先射马”,一般的日本人基本会照这个方法向目标挺进,但是,孙正义却打算直接“射人”。

 

孙正义在公共电话亭给大阪律师协会打电话,希望对方能介绍一家熟悉夏普的专利事务所给他。孙正义打了好几个电话,找了许多人,总算时来运转。有人向他推荐西田律师,该律师任职的西田律师事务所隶属于夏普专利部。

 

孙正义立刻直奔事务所,向律师咨询语音翻译机的专利价值,同时希望能引荐一下夏普的关键人物。西田想到了佐佐木正专务的名字,他是当时夏普的技术总部长。“你能给他打个电话说‘一定要见一见我’吗?”

 

佐佐木正时任夏普中央研究所所长,负责监督电子计算器、液晶显示器、太阳能电池等产品的研发工作。他被誉为“日本电子产业之父”,是了不起的大人物。而对孙正义来说,佐佐木正可是人生的“大恩人”之一。

 

孙正义的策略很成功,西田刚刚认可了翻译机的专利价值,对于孙正义的提议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“佐佐木正专务说可以见你。”

 

孙正义暗自欣喜,但是他没有丧失冷静,依然不忘委托西田办理翻译机专利申请手续。一跑回旅馆,孙正义立刻给老家的父亲三宪打去电话:“我要去见夏普的佐佐木正先生。”对那时的孙正义来说,佐佐木正仿佛像天上的白云一样高不可攀。“我也和你一起去,好吗?”父亲的声音也满怀喜悦。孙正义兴奋得直颤抖:“好是好,不过就最开始的时候寒暄几句,行不?”

 

第二天,三宪从九州来到大阪,父子俩一起走向位于奈良县天理市的夏普中央研究所。“这是犬子的发明。”三宪曾开过弹子房,经营有道,说话善于迎合对方。面对佐佐木正,他们从一开始就坦诚相见。

 

孙正义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裹。他开始说明时,佐佐木正的神情一下子变了。佐佐木正看到了这台机器的巨大前景,也许他也预见到了孙正义的远大前程。佐佐木正顿时目光尖锐:“有意思!”他熟悉计算机软件,看出这个创意具有划时代的意义,而且孙正义也说明了追加改进的必要性。

 

年过花甲的佐佐木正发现,孙正义外表虽然青涩,但内心意志坚强,具备同龄人所没有的、扎扎实实的思考能力。“他之前去别的公司推销失败,所以刚到我这边的时候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但是开始介绍试验机的时候,他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。他有自己的信念,我知道,他并不是为了钱才来的。”

 

佐佐木正认为,这样的年轻人世所罕见,必须大力栽培。青年时期“心怀梦想是开发新产品的第一步”,佐佐木正对此深信不疑,而孙正义就是这样的有志青年。

 

“看他这么热心,就赌赌看吧。”佐佐木正很看好孙正义,当场就给了他4000万日元作为签订专利合同的费用。第一个合约就这样签订了。此外,佐佐木正还委托孙正义研发德语版、法语版的翻译软件。

 

合同金额总计达1亿日元,按照汇率折算,这是一份价值“100万美元的合约”。孙正义收获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桶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